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九宫印:妖尊帝女 124章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发布时间:2019-09-12 11:47:31

九宫印:妖尊帝女 124章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小和尚不信死死护着她,没想到蛇精附身的公子哥命人把小和尚绑入白湖中央的凉亭之内,她显现真身救了小和尚,蛇精与其大打出手,最后死前用秘术将自己的灵魂摄入小和尚自身,九九八十一天小和尚便会死去……蛇精会借着小和尚的躯体重生,小和尚不愿意蛇精为害世间,最后自我了断死在白湖亭,她用尽所有修为救了小和尚一命,原来小和尚是十世菩萨转世之身,这一世只要他平安度过便可成佛,后来小和尚最后成了佛也同样失去了尘世的记忆,鱼儿的魂魄便留在了白湖,每一世都在地狱奈何桥边等着小和尚,可是每一世都没有遇见,她的魂魄化为执念化成了奈何桥上青红鱼尾的图纹……”

过了很久,临渊微微扯了扯薄唇,那是微妙的弧度:“那小和尚成了佛,自然不会堕落地狱,那是条蠢鱼。”

本来就是个蠢鱼,甘心放弃修为,落得那个地步怨不得别人。

如果是他,他想自己是不会这么做的,但是他没有想到有一日他会为了那个绝美的女子义无反顾舍弃所有修为仙位甚至多年的筹划,只为她留在他身边。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暮兮等了许久,她没想到等来了这么一句话,不过说的也没错,那鱼儿的确太执着了。

临渊阖上眼眸,将眸中的神色都尽数压了下去。

少倾,暮兮挑眉,摸了摸自己右手的红线,看着白湖之中幽深迎着风飞舞的芦苇,笑道:“我若是那鱼便不会贪恋红尘,一心修仙,岂不是逍遥于天地,何苦最后千年道行一朝散,最后落得那般凄惨的下场……”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他瞳一凛,凝眸看向她,那眼神令人看着便觉得心惊。

似有什么东西如轻丝,如薄烟,如云雾,轻覆在彼此身侧,那般美好,似梦似幻。

暮兮回过头,一时之间竟然愣住了,久久不能忘却脑海里那一幕妖娆笑容。

“对啊我不是鱼,我是朝暮兮,所以请国师大人还是不要爱上我,因为我没心,我也不会爱上任何人,当然包括你!”

少女朱唇轻启,眼里的落寞与孤寂被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底。

风扬起他墨色衣角,在光阳之下却似能卷席所有的光明,将黑色的魔息和尘世都蒙在铺天盖地的黑暗里。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手中的芦苇,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握紧,那容色沉敛,找不到丝毫温度。

“你心里有人,但不管那人是谁最后终究只能是我——”临渊缓缓开口,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无心也好,不爱也罢,他会等,他知道暮兮心中一直有个人,那个人跟他一模一样的外表,就连当初她留在他身边都是这个原因。

可是他不怕,他有大把的时间陪她慢慢耗着,直到她接受他。

朝暮兮觉得自己在怎么拒绝对方都不会妥协,甚至不会放弃,她觉得自己也懒得去说。

她感觉似乎肚子有些饿了,咕噜噜的作响,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肚子,随后轻轻叹了口气!

她找了个水边,随后下水捕了两条鱼,然后飞快地架起石头,点燃篝火。用宝剑削去鱼鳞,剖开鱼腹,里里外外清洗过后,才将大鱼串在枝干上慢慢烧烤。

她做这一切的时候,临渊就坐在边上默默看,也不知道是观赏还是别的意思,也不帮忙。

“喏,好了。”闻到烤鱼滋滋冒出的香味,朝暮兮吹了吹,将串着鱼的树枝给了临渊。

他皱着眉看了又看,绝色的脸上分明带着嫌弃,“腹部都烧焦了。”

“……焦了才香!不懂就别多说话,快吃!”她扬起柳眉,眼中带着狡黠,有的吃就不错了还嫌弃鱼的卖相不好,真是可恶。

大鱼还在冒着热气,临渊审度了半饷,才在朝暮兮的催促下试探性地咬了一口。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我烤的鱼特别好吃,欲罢不能?”她并拢了双膝,托着腮笑嘻嘻地看他。

他神情复杂地将口中的鱼肉费劲咽了下去,才冷着脸道:“确实从来没有吃到过这样的滋味。”顿了顿,补了一句,“以后也不想再尝到。”

朝暮兮睁大眼睛,一把夺过叉着鱼的树枝,自己咬了一小口,抬起头狐疑地道:“那么香的东西竟然不要吃?你是有病吧!”

“……”他懒得解释,背倚着大树闭目养神。

其实他不喜欢吃鱼。

她望着手里的烤鱼,泄气地道:“你不吃,我自己吃!”

夜色渐沉,两个人欣赏白湖美景之后便回到了京都。风卷起她长发间的流苏丝带,朝暮兮回过头,临渊从容地伴随在她身后,墨色华服猎猎扬动。

走不多远,听得身后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响起。

只见夜色之下,驿站门口站着一位姿容非凡的少女,一身黄色纱裙拖至脚踝,五官清纯如仙,借着夜色勾勒出云浮浅淡的身形,隐隐含着光华。

云浮弯着月牙眼,看见夜色之中那熟悉的身影时候,抿唇笑了笑:“阿临,你去哪里了,我等你好久了。”

她等了他很久,下午她得知林临渊回来了,当她赶到的时候发现临渊拉着朝暮兮离开了。

所以她一直在等,等到夜色深处,她终于等到了他。

“完了,被未婚妻堵门口了。”暮兮轻笑,只觉得心情特别难受,在她看见云浮上前拉住临渊的手的时候。

他睨了暮兮一眼,唇角不由浮起一丝笑意,却如飞花逐水般很快消逝不见

“哦。”

此时的临渊早已恢复原来冷漠倨傲神情,皱眉轻轻应了一声道,不着边际的甩开了云浮的手。

看着两人一同出现,云浮心中浮起一丝烦躁,为什么临渊会跟朝暮兮在一起,而且看这俩人的样子,似乎极为熟悉。

云浮抿了抿唇,收回被推开的手,微微蜷缩着娇弱道:“是我多管闲事了,只是这次我前往幽朝是给你送血鳞丹的,之前我给你的药量你也是没有了吧!”

“多谢!夜深了,你回去休息吧!”临渊语气竟然有了一丝温柔,看了看手中拿过来的黑色药瓶,眼底闪过复杂。

这丹药他每个月都会服用,他不由得想到云浮一直在夜风之中等着自己,就是为了给自己送药,内心微微有些感动,但只是一点点。

晚风吹过,云浮掠了掠鬓发,微笑着道:“这位便是暮兮公主吧,很高兴认识你,阿临是带你出去玩了吗?”

这话的意思就是临渊跟我云浮是一家的,你是个外人。

“是啊。”

暮兮单手撑着下颔望向远方沉濯夜幕,想了想,道:“夜深了,暮兮不打扰两位再此赏月谈情了,告辞!”

看云浮的眼熟我,暮兮就知道她不怀好意,自己也懒得对付她的问话。

临渊瞥了一眼那远去的少女背影,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暮暮今晚没有月亮,你这是吃醋了吗?

而一旁的云浮眼中则是恼怒,为何临渊的目光总是不看着自己,为何他即使失去记忆,目光看得人也不是她!

回到房间——

朝暮兮月捂着胸口坐在香案边,水月在她面前坐下,弹指点燃了身后烛火,见她脸色很不好,便问道:“主子,你这是怎么了?”

暮兮的身影随着烛火光晕微微起伏,轻如烟霭。

低声道:“只是有些难过罢了,心口有些疼。”,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营养不良宝宝怎么食补
小宝宝上火便秘怎么办
小孩脾胃虚弱怎么办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