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魂战天下 第五百四十三章 魔主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9:15

魂战天下 第五百四十三章 魔主

那是一片尸山血海,其中有圣灵悲哭,更有神兽哀鸣。仅仅只是异象,还不曾彻底的显化出来,让人看不真切,但是在那异象之中,却是有着一座尸骸骨山。那座山峰高大,是以亿万生灵的尸骸所组成,不曾彻底的显化,就已经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

而在那骨山之上

,有着一座巨大的王座,屹立于骨山之巅,给人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威压。最让唐羽惊骇的是,在那骨山脚下,盘着一具巨大的尸骨,那尸骨延绵开来,像是可以横亘大片山脉一般,枯骨缭绕在山底。而那枯骨,却是极似传说中的真龙。

整座骨山怨气冲霄,显得极为的模糊,唯有那山巅之上的王座却是极为的清晰与真实。

怨魂愤怒的嘶吼挣扎着,想要重新掌控这一具魔身,体内的力量全部化为魅惑之力,要让魔主再次沉睡。可是,这也仅仅是让魔主苏醒的时间放缓而已,根本就无法阻止魔主的苏醒。

渐渐的,从魔身之中,散发出一股与怨魂截然不同的气息。这一股气息仅是刚刚涌现,就让怨魂心胆皆寒,唐羽在这一股气息之下,甚至无法动弹分毫,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这是一股怎样的气息,就算是在那神尊之上,他也不曾感受到过这样恐怖的气息。这一股气息,甚至让那百数鬼王十万阴兵瑟瑟发抖,神色惊恐的看着那一具魔身。

随着那气息越来越强,整个大地震颤,脚下的白骨堆在这一股气息之下彻底湮灭,白骨祭坛更是瞬间气化。

魔身睁开的双眼中,其中一个瞳孔之内所散发出来的目光与另一个截然不同。那紫瞳之中深邃无比,眼中更不再有图像涌现。而另一个瞳孔之中,却是满是惊恐之色,隐藏在疯狂与挣扎。

“我是谁……”轻声的呢喃,从那魔身的口中传出,那之色的瞳孔之中,带着一丝迷茫,眉头更是轻皱。

唐羽微微一怔,愕然的看着这一具魔身。这是上一纪元的魔主,君临天下统领万魔。于上一纪元之中存活到现在,却始终不曾苏醒,陷入了沉寂。

“难道在那长久的沉眠之中,这魔主忘记了过往?!”唐羽的心中一惊,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如何说动魔主出手帮助神尊。甚至于,这样一尊强大的人物出世,很可能在瞬息之间将其斩杀。

然而,这一丝迷茫没有持续多久,那带着迷茫的眼神,渐渐的变得明亮。

“我是魔主,万魔之尊……我,统领天下群魔,力战天敌……”

说道最后,那魔主眼中露出一股强烈的杀机,恐怖的杀气冲击之下,唐羽身上凤翎甲的火焰瞬间熄灭,仅是杀气而已,却已然让唐羽身形一震,喷出一口鲜血,肉身更是在这一股杀气之下被割出一道道狰狞的伤口。

这还是唐羽肉身够强,否则仅是这一股杀气,就足以将其肉身撕裂。这魔主的强大,让唐羽甚至连仰望都做不到,恐怖得让人难以置信。

“嗯……”魔主眉头一皱,苏醒过来之后,第一次看了眼唐羽,眼中带着疑惑。唐羽的生死,还在其掌控之中,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是,在注意到唐羽之后,那魔主却又突然一声冷哼,神色阴寒的道:“小小魑魅,妄想占据本尊肉身,给我滚出来!”

冷哼之中,一阵雷音从魔主体内传出,一声闷哼之中,一道虚影直接从魔主体内涌出,在虚空中化成人形。

怨魂心胆皆寒,眼中满是绝望,他比唐羽更清楚魔主的恐怖与强大,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显化出魔主的容貌,而是有着其本来的面目。苍老的脸庞须发皆白,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只是现在却是鬼气森森。

刚刚显化成型,魔主直接探手一抓,如同抓着小鸡一般,直接将那怨魂摄于手中,神色阴沉。

“魔……魔主饶命……”怨魂一脸惊恐的看着魔主,哪里还有之前意气风发的样子,眼中只有无尽的绝望。

怨魂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不住的讨饶着。魔主冷冷看了那怨魂一眼,而后转向唐羽。

以魔主之能,轻易可以察觉出唐羽的异样。唐羽体内的力量,与他的完全不同,不属于神魔纪元。反倒是怨魂在神魔纪元之中也存在,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而且,唐羽的实力在他看来脆弱无比。更重要的是,之前唐羽曾经在其肉身之中下过生长之力在其内,那一股气息,魔主依然记得。

“你是何人?”魔主沉声道。

唐羽脸色苍白,这魔主的气息,根本没有丝毫的控制,抓着他颈项的手掌也没有丝毫的松动。身上的伤口,鲜血汩汩而出,让他看起来有些虚弱。

“晚辈唐羽,见过魔主前辈。”唐羽咬牙,好不容易才憋出了几个字。

“之前在本尊体内留下力量,唤醒本尊的人是你?”魔主眉头一皱,疑惑的道。

唐羽的实力渺小无比,就算站着让唐羽随意出手,也无法伤到魔主分毫。可是,完全苏醒过来的魔主,心智岂会普通。这样一个实力渺小的人,却能够将其从沉睡中唤醒,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

“晚辈事出有因,如有得罪,还望前辈见谅。若非如此,晚辈实无法阻止此怨灵占据前辈肉身。”唐羽很不客气,极为干脆的将怨魂给出卖了。反正他说的是事实,一直以来他都不曾对魔主有过丝毫的不敬。

怨魂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在魔主看来之时,身形更是瑟瑟发抖。在唐羽看来,怨魂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已经是高不可攀了,但是在魔主面前,却是根本不敢有丝毫的造次。

魔主一阵沉默,许久之后,松开了抓着唐羽的手掌,神色阴沉的看着那怨魂,冷声道:“本尊斩杀的魑魅不多,但每一个都比你强大。小小魑魅,也敢对本尊不敬,妄图夺取本尊的肉身,是何人派你来的?鬼皇?”

略微一用力,顿时让那怨魂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身躯竟然隐隐有了涣散的迹象。这个结果,让唐羽心中惊颤,从魔主的体内,有着一股唐羽不曾接触过的力量散发而出。

“这就是魔的力量?与如今的魂力截然不同,神魔纪元之时,所修炼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唐羽心中呢喃着,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魔主饶命,小的不认识什么鬼皇,小的对魔主不敬罪该万死。只是,魔主久睡刚醒,还不知道如今天地早已异变,小的可以替魔主做牛做马,报答魔主不杀之恩。”怨魂一脸惊恐的道。

“天地异变?!”魔主眉头一皱,从苏醒至今,他体内的魔力,的确无法获得补充,一直感到疑惑,以为是这一片地域特殊的缘故。

“神魔纪元,早已是久远之前的事情,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万年了。如今的世界,早已完全的不同,天下间的修炼者,所修的也不再是神魔之力,而是魂力。”唯恐魔主瞬间出手将其斩杀,怨魂急切的道。

“神魔纪元消失了……”魔主微微一怔,他曾经贵为魔主,自然知道仙古纪元的事情,甚至怨魂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从他的记忆中得知的。一个纪元的消散,下一个纪元将和之前的完全不同,修炼的力量更是完全不一样。魔主纵横天下之时,也曾经感受到过仙古纪元的力量,那是与其所修的完全不同的力量。

转头朝着唐羽望去,死死的盯着唐羽,看的唐羽心中一阵发毛。许久之后,魔主的眼中,露出一丝挣扎,他从唐羽的体内,看不到任何熟悉的影子,唯一算得上相似的,也仅仅只有那天地之力。

“消失了,消失了……哈哈哈……一切都消失了……哈哈哈……”

许久之后,魔主仰天疯狂大笑着,笑声中带着一丝悲怆。一代魔主,纵横天下,统领万魔力战天敌,最后却是在一处孤地长眠,醒来之后更是沧海桑田,早已不是他所熟悉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之中,甚至可能不存在他所熟悉的地方了,那曾经被他所踏足过的地方,只怕已经彻底的消失无踪。

一切都变了,一切都死了,却只有他一个活着,除了魔主自身之外,只怕没有人能够想象那一种感觉。

“前辈,或许并非一切都消失了……”唐羽张了张嘴,小心翼翼的道。

魔主一声冷哼,唐羽顿时喷出一口鲜血,胸口如遭重击,整个人砸入了四周的崖壁之中,深深的嵌入。肉身之中,骨碎之声响起,身上的伤口,鲜血再次迸射。

“哼,难道你知道神魔纪元的事情吗?”魔主冷哼道,脸上带着不悦。

唐羽咬了咬牙,艰难的道:“晚辈并不知道神魔纪元的事情,只是晚辈知道世上还有一个神尊存在。”

唐羽的话语,瞬间使得魔主的瞳孔一缩,身形一动,直接提着那怨魂,来到唐羽身前。

“你说什么?!”

“晚辈说,这世上还有一尊神存在,这也是晚辈此次前来的目的。若是前辈不信,可以询问这怨灵,他也知道。”唐羽艰难的道。

北京华博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开车怎么走
北京华博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搭车
北京华博医院的公交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