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2010年,美国文学“太烂了”?

发布时间:2019-09-17 11:08:36

乔纳森·弗兰岑去年被冠以“伟大的美国小说家”头衔并登上《时代》周刊全球四个版本的封面。

所谓百分之三,指每年在美国出版的图书中,译作仅占 %。这一数字被广泛引用,用以哀叹美国文化界的孤立主义和自闭传统。翻译文学出版的下滑,原因之一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大量美国出版商破产、重组、裁员、减少开支,市场小、利润低的翻译文学受创甚重。

“2010年太烂了!”罗切斯特大学专门研究翻译文学市场的“百分之三”项目小组在1月5日发表的年度报告中失望至极地写道。

美国外语文学作品的翻译出版状况持续稳定下滑,新出版的书籍品种去年大跌一成有余。

翻译引进

外国文学作品太少

根据“百分之三”项目小组的统计,2010年美国翻译出版的外语小说和诗歌总计 17种,较之2009年的 57种减少了40种,跌幅为11%。

所谓百分之三,指每年在美国出版的图书中,译作仅占 %。这一数字被广泛引用,用以哀叹美国文化界的孤立主义和自闭传统。

但纽约罗切斯特大学的学者们怀疑,百分之三也属高估,遂决定创设“百分之三”项目,自行追踪,所用方法是广泛收集书目,同时向出版商咨询,自2008年起,连续获得相对精确的数据。果然不出所料,三年来的数据表明,百分之三只是就全门类译作而言,而在小说和诗歌领域,译作比例竟连1%都不到——大约只有0.7%!

罗切斯特大学的学者们深为苦恼。而让他们对美国出版界和文学界感到“更大羞耻”的是,这0.7%的译作中,只有微量部分能在市场和报刊的书评版面上,挤得一片小小的容身之地,并有幸进入主流视野。其余大部分都如过眼云烟,乏人问津。

回想2008年夏末,时任瑞典学院常务秘书的贺拉斯·恩达尔公开抨击美国文坛,称美国文学过于孤立,过于自闭,翻译引进得不够,没有真正参与广泛的文学交流,“无知者自缚”。此言一出,美国媒体炸开了锅。有人建议恩达尔应该先回家读书,看看梅尔维尔、菲茨杰拉德、海明威和纳博科夫,也有人批评他的欧洲中心主义,言下之意这是殖民时代的余孽。

老一辈

留下的鸿沟无法填补

自199 年获奖的托妮·莫里森之后,美国作家已整整十七年与文学奖无缘。恩达尔那一席话实为一针见血,一箭穿心。美国人民的激愤不久便转为悲观。去年夏天,新锐评论家李·西格尔在《纽约观察家报》上撰文,声称美国小说已死,再次引发全国震荡。

最近几年,一大批文学名宿先后亡故,如索尔·贝娄、威廉·斯塔隆、库特·冯内古特、诺曼·梅勒、约翰·厄普代克,以及早已自绝红尘的大隐公塞林格,余下屈指可数的几位也已七老八十,廉颇谢饭,如菲利普·罗斯和汤姆·沃尔夫。

而新一代作家尚无力填补老一辈留下的鸿沟。媒体一度对少壮的乔纳森·弗兰岑寄以厚望,去年冠之以“伟大的美国小说家”头衔,并让他以活作家之身,登上《时代》周刊全球四个版本的封面。但以其冗长的小说新作《自由》来看,弗先生能否挑起美国文学中兴的重担,仍可加以九分怀疑。

[NextPage]

“百分之三”项目小组认为,翻译文学出版的下滑,原因之一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大量美国出版商破产、重组、裁员、减少开支,市场小、利润低的翻译文学受创甚重。

报告担心,编辑们会将更多精力放在本土庸作和“披着图书外衣的娱乐产品”上,因此,2011年美国的翻译文学出版状况仍然不容乐观。

与此同时,美国却在源源不断地外销文化垃圾。

比如MTV的系列青春真人秀节目《泽西海岸》(Jersey Shore),日前销至日本。考虑到普通日本观众不解美国地理,MTV日本公司决定将该剧改名为《粉头野郎》。“野郎”是个很不好的词,读“牙路”,“八格牙路”的“牙路”。《泽西海岸》于是成为《粉头王八蛋》,隆重播映,宣传口号是“全美视听率No.1!”。日版剧名再被译回英语的“Macaroni Assholes”,一度耸动了全美视听,美国后生们乐不可支,而有识之士再次指出,此乃“译失”的又一例证。

相关阅读

一少二低三无名:

中国当代文学作品

在美国

中国文学翻译界绝无“ %”的问题。我国评论家担忧的不是译作太少,而是太多;更不是无人问津,而是它们竞争力过强。译作即便来自迥异于我们的文化背景,而且常常经过了劣质翻译的摧残,也仍然比本土作品更讨中国读者的喜欢。有统计指出,中国作家们一年创作长篇小说逾 000种,日均近10种,但每种平均销量仅为6000册。

想想J.K.罗琳、丹·布朗、斯蒂芬妮·梅尔和卡勒德·胡赛尼吧,还有那些经美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转口贸易、曲线进入中国内地的非英语作家们,如瑞典的斯蒂格·拉松,所有这些人,皆已轻松跻身中国市场最畅销作家之列。

中国文学同样难以走向世界。政府近年虽投入巨资,推动外译,但成效甚微。文学作品版权贸易的巨大逆差仍然存在。

“百分之三”项目小组的统计报告显示,2008年到2010年的三年间,美国出版英译汉语文学作品分别为12种、8种和9种,共计29种,其中,当代中国内地作家的长短篇小说仅19种,可谓一少二低三无名:品种少,销量低,且没有什么名气。最近三年,在美国出书最多的中国作家当属莫言和毕飞宇,各出英译小说两种。亚马逊北美店销售榜2011年1月11日的排名显示,毕飞宇的《青衣》排在第288502位,《玉米》排在第 25242位,而莫言的《生死疲劳》和《变》,排位均在60万名之外。以小说类的三年内新书计,10万位之后的排名,表明其销量是非常低的。

另据目前的不完全统计,2011年美国将出版英译汉语文学作品5种,其中当代小说三部。名单如下:阎连科的《丁庄梦》(Dream of Ding Village,计划1月出版)、欧阳江河的诗集《双影》(Doubled Shadows,计划2月出版)、木心的短篇小说集《空屋》(An Empty Room,计划5月出版)、王清平编选的《推开窗:当代中国诗歌》(Push Open the Window: Contemporary Poetry from China,计划8月出版)和残雪的《垂直运动》(Vertical Motion,计划9月出版)。

  (实习编辑:明莉萍)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
如何给小孩健脾
拉拉裤吸收效果好的哪个牌子好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