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紫血圣皇 第82章,破阵

发布时间:2019-09-25 16:17:10

紫血圣皇 第82章,破阵

秦墨再次把阿瞒唤出來时.那归元药王傻眼了.一旁的姜寒霜也是目瞪口呆.心想秦墨到底有多少召唤符.

“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你不会让我跟那头……”阿瞒一出现.便埋怨了起來.只是话还沒说完.便发觉环境不对.

确定周围沒有人皇强者后.便一脸古怪的看着姜寒霜.奇怪的问道.“你怎么还跟她在一起.”

显然阿瞒是误会了姜寒霜.就连秦墨当时也误会她.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给我破阵.把里面那颗果树给我弄出來.我要他身上的所有归元果.”秦墨冷冷的说道.

他的召唤符一共有十张.皇城里用了两张.天灵岛用了一张.对付黄金巨猿时又用了两张.

加上现在这一张.他身上只剩下四张召唤符了.若不是怕姜寒霜真的自封了.他可舍不得用这符箓.

阿瞒一听.打量着眼前的药园子.目光落在了归元药王身上.不由奇怪道:“就这么简单.”

之前被秦墨坑了几次.显然阿瞒是心有余悸.

“你这么啰嗦干什么.让你破阵你就破.半个时辰完了.滚蛋就是.”秦墨一脸火气.显然是被那归元药王气的不轻.

“巨人族.竟然是巨人族.什么时候巨人族竟然跟人族搅合在一起了.”归元药王有些发怵.

“老子跟谁搅合在一起.关你灵族屁事.”阿瞒也是气不打一处來.猛的就是一剑往阵势劈了下去.

显然他并不准备找什么薄弱点.想要以力破之.

“锵”的一声巨响.谁也沒想到.这阵势沒破开.阿瞒的剑却被反弹了回來.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那阵势的反噬.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阵势中射出.猛的击向了阿瞒.但他却并沒有在意.只是发狠的一剑辟向了金光.

“不对.”姜寒霜突然发觉了什么.

那金光与大剑对碰在一起时.阿瞒才反应过來.却已经晚了.这金光落在剑上.直接把剑融合.去势不减的朝阿瞒身上射了过去.

“噗”的一声.金光落在阿瞒身上.直接在他肉身上破出了一个大洞.那恐怖的力量还在不断的腐蚀着他的肉身.

“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阿瞒哀呼一声.而后炸裂开來.化作白雾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墨和姜寒霜都是目瞪口呆.阿瞒可是货真价实的帝尊巅峰.即便对上人皇.那也是有一战之力.要不然黄金巨猿也不会被他拖那么久了.

“哈哈哈.蠢物.真是蠢物.你当海灵君布下的阵势是这么好破的.”归元药王的嘲笑声传來.“此乃乾元金光阵.乃是由三十六面宝器级的乾元镜组成.入阵者必遭金光打击.”

秦墨皱起眉头.又握住了一张召唤符.

见此.姜寒霜愣了一下.阻止道:“不要捏碎.这阵势他破不了.即便是我全盛时期.也沒有太大把握.”

“这么可怕.”秦墨有些奇怪.“你的化血神刀不也都是宝器组成吗.怎么可能破不了.”

“乾元金光阵不一样.乃是最擅防御的阵势.入阵到是沒有这么可怕的金光.可若是在外面直接以力破之.便会引洞三十六面乾元镜同时攻击.威力不下于那九魔犼的毁灭之光.”姜寒霜一口气解释完.脸色越加苍白起來.

“沒看出來啊.你竟然是一位人皇.还这么了解乾元金光阵.”归元药王的声音再次传來.

秦墨沒理会它.却沉默了起來.他突然看向了那座草庐.不由走了过去.却发现这草庐也有阵势存在.

这草庐看似简单.但那门上却上了一把锁.看起來很普通.可因为有阵势的存在.秦墨根本接触不到那把锁.自然也不可能去研究什么.

姜寒霜叹了一口气.直接闭上了眼睛.沒有劝说他的意思.她很清楚秦墨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几个时辰过去.秦墨把整个草庐都转了一圈.也沒找到任何破阵的方法.心底苦笑:“若是葫中仙在就好了.”

“对了.”想到葫中仙.秦墨突然想到了在凶神岛上遇到的那个白衣人.给他的那个盒子.

他小心把盒子取了出來.并打开查看了起來.却发现盒子里沒有什么惊人的东西.只有一把钥匙和一张纸条.

钥匙显得很陈旧.秦墨拿起纸条查看了起來.发现上面写着一句话:帮我浇浇水.

字迹有些模糊.但秦墨还是看得清.显然是年月已久的缘故.要不是有这盒子的封存.怕也保存不到现在了.

拿起钥匙.秦墨突然想到草庐上的那把锁:“不会这么巧吧.”

换做常人肯定不会这么做的.但秦墨却把盒子丢下.走到了草庐前.然后伸出手把钥匙对准了锁.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钥匙直接穿透了阵势.连同秦墨的手也穿了过去.一阵捣腾后.锁打开了.整个草庐上的阵势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个白衣人是海皇灵君.”秦墨着实有些惊讶.他突然想到了白衣人跟他说的话.见到他.便是缘.

“如果那真的是海皇灵君.那么岂不是说.我见到了那个时代的他.”秦墨感觉浑身都凉飕飕的.难怪当时他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

这世间除了圣皇之外.沒有哪个死去的人能够把意念留下.即便是混沌古器的器灵也是在不断的生生灭灭.

至于秦墨修出的那虚影.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意志的遗传.因为他有姜羿的血脉.因为他有神魔的血脉.

正当秦墨疑惑时.归元药王的惊呼声传了过來:“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是他的后人.他凭什么把钥匙给你.”

姜寒霜也被吸引住了.睁开眼睛却看着秦墨站在草庐的门口.而此时草庐的锁已经被打开.阵势也已经消失了.

正当她奇怪时.突然看到了丢在地上的盒子

紫血圣皇  第82章,破阵

.想到了之前在地宫里秦墨捧着的盒子.脸色凝重了起來:“海皇灵君把传承给了他吗.可是.海皇灵君凭什么把传承给他.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海皇灵君在东海郡威名远扬.虽然沒有建立起什么势力.却也是有后人存在的.

秦墨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干脆不去想.直接推开了草庐的门.

不出所料.草庐内的一切都很简单.中央摆着个八仙桌.桌上放着茶盏.一张简陋的床上铺着草席.

其余便是一些普通的日常用品.并沒有姜寒霜所说的混沌古器存在.

“看來.那件混沌古器并不这里.也许他已经带走了.”门口突然传來姜寒霜的声音.她靠着门脸色很不好.

“你过來干什么.怕我吃独食.”秦墨问道.

姜寒霜不说话.混沌古器她自然心动.而见到这草庐里沒有古器.心底反而是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就沒必要跟秦墨发生什么争执了.

见秦墨坐下.姜寒霜突然看向房间内侧的桌子.道:“桌子内的匣子应该有东西.”

秦墨怔了一下.翻开匣子.却发现并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不过他打开最后一个匣子时.不由一喜.这匣子里静静的躺着一枚戒指.

见此.姜寒霜却是看也沒看.直接坐到桌前闭目养息去了.秦墨有些惊讶.显然沒想到姜寒霜竟然沒跟他抢.

“里面有禁制.”秦墨有些恼火.随即丢给了姜寒霜.道.“你看看能否破开.”

姜寒霜却连眼睛都沒睁.也不去看那戒指.只是道:“既然有禁制.便不是你我能够打开.又何必试探我.”

“表姨真的不想要里面的东西.”秦墨笑着道.“万一里面有混沌古器呢.”

“哼.一个储物戒若是装得下混沌古器那才奇怪呢.又不是乾坤袋.”姜寒霜冷冷的说道.

“说的也是.”秦墨伸手把戒指收了起來.“也许等你我修为恢复了.就能试着破开这禁制了.”

说话间.秦墨拿着那钥匙.走向了药园子.

见此.那归元药王立时面色发怵.冷声道:“以你的伤势.即便打开了乾元金光阵.也跟找死无异.”

它显然也看得出秦墨的虚实.只不过很担心秦墨还有其它手段.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秦墨冷笑一声.随即捏碎了第七张召唤符.

“砰”的一声.白雾一闪.阿瞒再次出现在了他面前.见到巨人的身影.归元药王整个树身都摇晃了起來.

“不可能.你明明被金光给射死了.怎么还活着.”归元药王这回是真的害怕了.

阿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看着这金光阵发怵.道:“你知道我破不了这阵势.何必要浪费召唤符.”

草庐内姜寒霜却是眉头紧蹙:“这召唤符果然是有数量的.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外头.秦墨笑着把钥匙递给阿瞒:“给你个爆打这棵树的机会.你要不要.”

“你说这钥匙能够破阵.”阿瞒一脸不信.

“我骗你有好处吗.”秦墨反问.

阿瞒半信半疑的拿着钥匙走向了金光阵.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再配合他高大的形象.却实在有些猥琐.

但当钥匙触碰到药园的刹那.那金光阵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却见三十六块铜镜出现在药园上方……

许昌治疗龟头炎费用
许昌治疗龟头炎医院
许昌治疗男科方法
许昌治疗男科费用
许昌治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